魏安然瞪着只剩下嘟嘟忙音的电话筒,迟迟没有放下。 () 他瞄一眼桌子的闹钟,指针清清楚楚地指向八点四十的方向。 […]

Read More »

Tagged